趙忠義“持久戰”:已做好四五年退出的最后準備

2009-03-09

3月的北京,乍暖還寒,正如當前的經濟環境。

趙忠義吃過午飯,和理財周報記者一同穿過廣場,來到他位于金融街泰康國際大廈15層的辦公室。"現在天氣不好,等到再暖和點,我們這里就很好看了。"他指著廣場邊光禿禿的樹對記者說。

和許多同行一樣,之前為遠東證券投行部總經理的趙忠義轉行進入PE行業也是在2006年底,經歷了"牛市"和"熊市"的冰火兩重天。當時,他和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創辦了九鼎投資。目前,該公司旗下基金總額已達20多億元。

談起現在和之前的變化,他想了想說:"大的變化說不上,如果說有,就是管理規模大了后,我們做事更加謹慎,更加強調企業的長期競爭力,也更加重視外部環境對企業的影響了。"

這種心態體現在他們工作細節中:2007年經濟過熱,一個項目可能有5、6家投資機構在競爭,現在只有2、3家;2007年大量投資機構覺得2年就可以完成一輪投資"功成身退",現在不少機構已做好可能需要3、5年才能退出的準備;2007年有些不理性的投資人跟企業董事長談半天就決定是否投資,類似于九鼎的投資機構往往需要3到6個月,甚至更長。

很明顯,擅長快進快出的"游擊戰"的機構逐步淡出市場后,以九鼎投資為代表的一些較有實力的私募們采取的長期堅守的"陣地戰"已成為投資的主流作戰方略。


從"價值分享"到"價值發現"和"價值創造"

"原先市場很火,IPO發行快。投資機構喜歡選擇一些規模較大、上市速度快的企業。"投資者都非常樂觀:"最順利的時候,投資進去,一年就上市了,再鎖個一年就可以退出了。只要2年可以完成一輪投資。就算企業要價高一點,即使是10倍,可當時上市的企業的發行價動輒20倍、30倍的市盈率,只要分享流動性溢價就可以取得高額回報。"

高額的回報使得投資人們"搶項目"的現象時有發生,在這樣的背景之下,他們更關注企業上市可行性,沒有時間去顧及企業的后續盈利能力。

"企業未來長期盈利如何,在當時的市場環境中也沒必要過于關注,退出后這個企業就跟投資者沒關系了。"趙忠義坦言,那時的投資更多的算是"價值分享"的概念--只是在分享一個企業的價值。

但IPO的不暢,使PE機構們不得不改變思路,去關注更多的東西。 "現在更多的是要看企業后續的發展空間、盈利空間是不是大。同時要給企業提供更加專業、及時的增值服務。以前的投資,只要保證退出之前的兩三年內沒問題就行。現在可能要投資很長的時間,所以必須要關注持續的盈利能力和成長性。"趙忠義感覺,現在投資人和企業的關系更加緊密了。"應該算價值發現、價值創造吧。"他用這兩個詞來描述這種關系--換言之,企業的盈利與成長等狀況和投資人的關系比之前更加緊密,投資人不僅要發現盈利空間大的企業,還要利用自己的資源幫助企業去創造更多價值。


"我們剛招了5、6個人"

去關注企業的持續盈利能力顯然比看到它目前的價值更困難。趙忠義的同事們不得不花更多的時間去關注一家企業。

"以前一個項目往往很多人在搶,迫于競爭的壓力,機構也被迫在較短時間內必須要做決定,盡職調查只能加班加點地做,但肯定在信息了解上有所不足。"

但現在,他們希望不錯過任何一個可能給企業造成風險的蛛絲馬跡。"不管是企業內部的團隊、財務、管理,還是外部的行業專家、上下游企業、主管部門、競爭對手等,我們都有明確的調查要求。"

不過,經過這樣詳細的調研之后,他們做決策時反而更果斷一些。

"以前在環境壓力下對企業和行業的調查細致程度不夠,做決策時往往猶豫,投資額相對較小。但現在心里有數,我們可能會投7000-8000萬甚至1-2億元。"趙忠義介紹,這樣下來,盡管投資的項目可能略有減少,但投資的總額在增加。

但這樣詳盡的調查需要花費更多的人力,今年他們的人手已經明顯不夠了。

"前幾天剛招了5、6個人。現在公司有接近30個人了。"

理財周報記者看到,盡管趙忠義介紹說公司的常態是有幾個項目組人在出差,辦公室里還是坐滿了人。"他們中有幾個是新來的,現在正在培訓。"

而對投資感興趣的大學生比往年更多了。"5個崗位,我們收到200多封簡歷。其中一半多都是清華、北大、五道口(中國人民銀行研究生部)的。競爭崗位的人數差不多是去年的兩倍。"

"跟風者可能死掉了。"

"遞簡歷的人多,是不是金融危機下很多金融投資機構都在裁員,或者目前招人的PE機構或金融機構少了呢?"理財周報記者問。趙忠義想了想說,應該是。

在金融危機里,不僅以往學生青睞的外資投行受到重創,連人民幣PE基金提供的崗位也在減少。

"2007年的時候一個項目可能有5、6家在談,現在頂多只有2、3家。"趙忠義補充:"以前的5、6家里可能有實力的也就1、2家,其余都是跟風者。現在跟風者可能死掉了。"

對一些規模較小的PE來說,目前的市場環境的確是他們較難承受的。"我知道以前有些PE是先找項目,再找錢。現在他們可能就找不到錢了。還有一些如果是以10倍的市盈率進入的話,企業沒上成市,盈利又縮減一半,那入股成本就變成了20倍,這樣也非常危險。"


"我們首選IPO退出"

面對不暢的IPO,和手中成本可能越來越高的企業,許多PE選擇了多種多樣的方式去退出。趙忠義介紹,九鼎投資也在嘗試非IPO的退出方式,但仍堅持以IPO為主。

"我們投資時已經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九鼎已投的企業2008年的平均業績比2007年增長了20%以上,入股成本降低了,我們心里比較踏實。如果以三五年的時間周期來看的話,我相信IPO肯定會繼續。"趙忠義肯定地說:"中國大陸的IPO不可能長期停下來。目前中國的企業融資都是以間接融資為主,銀行系統承擔了很大風險。未來直接融資的比例肯定會擴大,而直接融資最主要的形式就是發行股票、債券和私募投資。"

"我們也做好了企業IPO后以15-20倍市盈率退出的準備"。

体彩宁夏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