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與進化

2013-07-17

演講人:蔡雷,九鼎投資創始合伙人,現任昆吾九鼎投資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本文節選自蔡蕾2013年7月在九鼎投資半年度總結會議上的演講,有修訂。

九鼎的未來之路何在?我最近一直在思考,也不斷的讀書學習。 正好看到一句話,來自《莊子 ? 大宗師》: 

“泉涸,魚相與處于陸,相呴以濕,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先從字面上理解一下。兩條魚,在半干涸的陸地上,相互吹氣, 互吐唾沫,賴以生存,一幕非常感人的景象。但是,魚兒這樣的生 存狀態并不是正常的,甚至是無奈的。魚兒真正理想的生存環境還 是水中。只有到了江河湖海之中,才能回到屬于它們自己的天地, 在自己最適宜的地方,快樂的生活,忘記對方,忘記那段相濡以沫 的生活。 

“相濡以沫”,或許令人感動;而“相忘于江湖”則是一種更高 明境界。這是老祖宗給我們的智慧。讀到這里,相信大家都會深思。 

結合九鼎當前的情況對這句話就會有更深的理解。過去和現在 的九鼎很執著的做了一件事情——上市前參股投資,也就是 Pre- IPO。我們做到什么程度了呢?大規模,流程化,人海戰術,掃街模 式,我們甚至把它做成 PE 工廠。在座的各位都參與到了其中。 

Pre-IPO 業務這種中國式的 PE 業務,現在變成一種什么狀態了? 比較形象的比喻就是油水少、骨頭多,或者正式一點的說法:賺錢 的業務機會少了,留下來的業務也難度很大。這意味著 Pre-IPO 的 潮水已經褪去,我們也像沙灘上的魚兒一樣正在“相呴以濕,相濡 以沫”。 

怎么才能解決問題 ? 莊子已經告訴我們,“不如相忘于江湖”。 如果我們是一條魚的話,去尋求九鼎應該擁有的汪洋大海,才是解 決問題的根本之道。 

PE 之屬性 

江湖何在?有必要做一點理論上的,偏學術化的研討。

首先,PE 這條魚的本質是什么?還是資本。 

其次,資本千百年來不斷的演變,形成了兩種形態,一種是產業 形態,對應于實體經濟。另一種是金融資本,對應于虛擬經濟。產 業資本發展到一定程度,隨著社會分工的細化,一部分資本不再進 入原有的產業而是以放貸賺錢為生,就逐步獨立產生了金融資本。 產業資本和金融資本,就是資本的兩種主要表現形態。 

產業資本的特點,第一是穩定性或長期性。實業企業的投資性資 本,不斷的投入產出,再投入再產出,長期來看是比較穩定的。第 二是主動性。資本投入給企業后,對應為什么樣的具體資產形態, 是固定資產還是流動資金,是買設備還是雇員工,比例如何,規模 如何,都要實施主動性的決策行為。 

而金融資本與此不同,它的特點第一是流動性,進入的目的就是 為了變現退出,比如說銀行給企業的債權資本,還比如說上市公司小股民的股權資本,都是要講流動性,要變現。第二,被動性,一 般不會去參與到投入企業后的具體決策和配置。 

產業資本和金融資本之間的區別是相對的。而且顯然應該存在著 過渡的形態,也就是兼具兩者資本特點的形態,這就是 PE。PE 事 實上也就是這樣發展而來的。上個世紀的 50、60 年代從美國開始, 60、70 年代通過杠桿并購的方式發展壯大。PE 資本是一種兩棲型的 資本,兼具金融和產業兩種屬性。它是社會分工的一個客觀需要, 也是資本發育的必然產物。 

過去幾年九鼎所從事的 Pre-IPO 業務所運用的資本,首先具有 顯著的金融屬性,有很強的階段性和流動性要求,更多體現為被動 性的管理特點。但同時,也具備了一定的產業屬性,因為我們的投 資周期比較長,原來是 2 至 3 年,現在到了 3 至 5 年、甚至 5 至 8 年。 也有一定的主動性,比如說我們會參與企業的一些重大經營決策, 企業如何進入資本市場,對外的投資和并購等,我們都會參與。 

資本之江湖 

PE 的資本之魚要回到江湖中去。再來看看江湖到底是什么樣子 的。 

我們按照資本的產業屬性和金融屬性的高低,就可以簡要的描述 出這個世界上的資本江湖。不難發現,其中的 Pre-IPO 是處于金融 資本和產業資本屬性都比較低的階段。所以,隨著競爭的加劇,潮 水就退得很快,沙灘一下就出現了,這是必然的結果。 

資本江湖中有很多領域。從產業方向往上看有參股實業企業并參 與經營的資本,有控股實業企業并全面參與經營的資本。產業屬性 最高的就是直接做實業投資的資本。 

在資本江湖中沿著金融方向往前看,有共同基金,就是所謂公募 基金。有銀行型借貸資本,還有夾層投資、量化投資、對沖基金等的資本,也是金融屬性強而產業屬性不強。對沖基金的主動性也是 非常強的。 

而在資本江湖中還有一個區域,產業屬性和金融屬性都非常強, 就是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 KKR、黑石所開創的事情——杠桿收購, 既要深度介入產業,也要非常嫻熟的利用金融手段和金融工具。那 確實就是真正的高手做的事情。 

這就是資本江湖。在資本江湖中,我們現在做的 Pre-IPO 業務, 確實是非常低的層次。以 Pre-IPO 為主要模式的 PE 業務是過去幾 年中國的特殊經濟環境下的產物。實際上這不是常態,只是一種短 期的現象,很快掙不了錢也是歷史必然。 

長期成功的 PE 資本,需要具備兩大特點,既有突出的金融屬性 又有突出的產業屬性。這對于我們理解 PE 機構未來的發展方向,設 計我們九鼎未來的發展之路、升級之路、進化之路非常關鍵。 

進化之規律 

既然九鼎的 Pre-IPO 資本必須要升級,或者說進化,我們還需 要研究一下進化本身的基本規律。關于進化,必須要提到達爾文及 其著作《物種起源》,他在這里提出了進化論的核心觀點。清末中 國的嚴復將《物種起源》翻譯為《天演論》,并總結其基本觀點就 是物競天擇——進化的基本規律。 

所謂“物競”,也就生存競爭,物種內部的競爭,以及物種與物 種之間的競爭。生物體要生存下去,都要爭取外部的自然資源,從 而引發競爭。生存競爭是非常殘酷的,無論是同類之間,還是食物 鏈的上下游,還是看似無關的不同類別生物之間,都在進行著你死 我活的競爭。哪一個生物的競爭優勢強,就會將擁有更多的外部資源, 就會活的更好。即使老了,死了,也會通過基因將其優勢遺傳下去, 實現物種的傳承。 

但是,物競只解決了一方面的問題。如果只有生物間的生存競爭, 生物群中最厲害的生物保留下來就行了,這個世界就不會有這么多 生物,甚至人都不可能出現和存在,也就無所謂進化。應該還有一 種規律。 

另一個規律就是 “天擇”,即自然選擇。在生物進化的過程中, 自然界也在發生變化。即使是當時最強大的生物,在自然界的變化 面前,也是弱不禁風,比如恐龍,一億年前曾經通過生存競爭勝出 而統治地球,但沒有承受住大自然變化的考驗,現在早已滅絕。 

但生物有一種本事來應對外部環境的變化,就是變異。物種的生 存和傳承過程中,出現了變異,即基因突變。其結果,可能對這個 生物的發展有利,也有可能不利,這個時候自然選擇就發揮作用了。 基因突變后其生理功能更加適應外部自然環境的物種就存活下來, 否則就被淘汰,這樣生物就不是簡單實現復制,而是實現了進化和 升級,從而創造出這個豐富多彩、生機無限的地球世界。 

回到我們企業物種生存發展的經濟圈,也是一樣的道理。企業之 間的競爭,一方面要靠競爭優勢,在行業內部、產業鏈上生存下來。 但企業只有靜態的競爭優勢還遠遠不夠,從長期發展來看,企業是 否能不斷適應變化的環境,是否具備突變基因更為重要。 

一個物種要短期生存,靠競爭優勢。要長期生存,就必須要升級 進化,要靠基因突變。這是極其關鍵的,非常深刻的,甚至是哲學 上意義的結論。 

人這種生物出現以后,相對于其他生物,又實現了一個更大的升 級:人可以自己改變自己的基因。其他生物只能靠自然選擇,人可 以通過改變自己的基因來適應環境。 

九鼎之進化 

現在我們就來談談九鼎如何實現進化。我們分析的基本框架是針對所有投資業務,包括現在我們在做的和準備要做的業務都進行一 個簡單分析:競爭的態勢如何,需要哪些競爭要素,我們有沒有機會。 

首先我們再來反思一下現在所做的 Pre-IPO。競爭對手眾多, 銀行類的、券商類的、產業型的、政府型的,民營型的,個人型的, 市場非常分散,總體來說絕大部分都是中小機構。由于這個業務的 金融屬性和產業屬性都比較低,也就是競爭門檻不太高,進入市場 的競爭對手太多,所以競爭很激烈,高盈利階段也就很短。 

Pre-IPO 業務的競爭要素是什么呢?有這么幾個比較重要的環 節,一是資金的爭取,二是項目的開發,三是項目的判斷,四是交 易的達成,五是最后的退出,每個環節都有一些競爭要點。客觀分 析我們可以很自信地講,基本都不亞于競爭對手,我們做 Pre-IPO 還是玩到極致了。 

從業務體量上,Pre-IPO 的規模直接跟每年可以上市的企業數量 

直接相關,估計每年幾百億的投資體量,當前確實處于低點。這 點我們也還要做進一步的反思,當前是不是過于悲觀了。人是個情 緒動物,機構也是這樣的。未來可能還有一些機會,但應該不是主 要機會了。 

我們的進化方向前面已經說了。如果說我們處于淺攤上,可以選 擇上岸,往山里面走,即縱向的產業資本方向。還有一種,就是水 里面游得更深,即橫向的金融資本方向。 

第一個方向是朝產業屬性方向進化。我們直接去做實業,與那些 產業資本直接競爭。在每個具體產業領域內的競爭對手情況不一, 但九鼎和九鼎人主要還是金融的基因,應該不具備實業基因,我們 也很難實現這方面的基因突變。 

第二個方向是朝金融屬性方向進化。我們可以選擇做銀行業務、 證券業務、信托業務等等,但首先的障礙是牌照,在中國管制太嚴。其次的障礙是資本,我們的自有資本有限。但這方面是可以基因突 變的。金融領域的競爭對手很多,也非常強大。同時業務機會也很大, 最大的機會是中國的利率市場化,現在已經開始。 

第三個方向是朝金融屬性和產業屬性都更強的方向進化,也就是 玩標準意義的 PE 產業并購。我們的對手會是大型的產業資本,他們 也在做并購,但通常在各自的領域內玩,一般不會跨領域。另外一 類我們未來最容易碰在一起,才是真正意義上的競爭對手,國外和 國內的一線 PE 機構,國際上的比如黑石、KKR,凱雷,TPG,國 內的比如復星、弘毅、鼎暉、中信等。這更需要基因突變。最大的 機會是產業重組和產權改革,市場容量極其巨大。 

我們要盡快走出當前的資本淺攤,否則我們就會成為一個小恐龍, 在環境變化面前不堪一擊。九鼎的升級進化之路,要么往產業方向走, 往上走,成為深山王者,山中之王,要么我們就潛入深海,做海中蛟龍, 把金融屬性做的更強。這就是九鼎的未來之路。 

九鼎之選擇 

對于今天的總結,我曾經挑選了幾個不同的主題。一個是“創造 性破壞”,熊彼特的核心觀點,講的是經濟周期和企業家精神,對 于我們也是適用的,我們現在需要做的也是創造性的破壞。一個是 “揚棄”,哲學層面的,康德和黑格爾的,講的是舊的事物要消亡, 新的事物一方面要繼承,一方面要拋棄,這對于我們也是比較貼切的。 還有一個是“鳳凰涅槃”,重生的意思。 

但思前想后,我最終還是選擇今天這個標題——生存與進化,更 加符合我們當前的實際情況。因為這是著眼于一個企業生命體。生 命體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生存。怎么生存呢,通過進化來實現。 生存的狀態是怎樣的,就是持續不斷的、永不停息的進化。 

進化意味著什么呢,它可能是一種宿命,如果我們選擇做投資、 做企業,就要不斷的進化。進化也很痛苦,甚至很殘酷,我們可能 要拋棄掉我們以前引以為傲的東西,甚至要殘忍的告別我們曾經在 一起工作的兄弟,這也是進化的需要,但這是我們的選擇。也只有 不斷進化,九鼎才能真正實現投資方面的夢想,這就是我們要做的 堅定不移的選擇。 

蔡蕾,九鼎投資創始合伙人,現任昆吾九鼎投資控股股份有限公 司董事長。本文節選自蔡蕾 2013 年 7 月在九鼎投資半年度總結會議 上的演講,有修訂。 

体彩宁夏11选5开奖查询